民间演艺人添彩我市乡村文艺

2020-10-23 15:58:47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汪蕾 唐旭昱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1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汪蕾 唐旭昱

  武义有个砖瓦公社,发布一个方言喜剧短片,点击量少则一两万,多则近10万,整个团队的演员都是本土明星,乡土味十足的55岁农民吴增维更成了人见人爱的“武义小品达人”;浦江农村阿姨周红花,从自学自乐的广场舞爱好者,到成为遍布15个乡镇(街道)、3000多名农村妇女的老师,带着姐妹们一起跳起来;兰溪大叔范建新,从小喜欢唱歌,自学创作,写歌、办赛歌会来宣传家乡。

  他们,是生活在乡村的民间艺人,我市乡村文艺因他们而更精彩。

  陈健全、吴增善与“苞衣”合照(从左到右)


  武义农民玩转方言剧

  55岁的吴增维是武义县大田乡代石村村民。45岁那年,赶上了武义县文化馆的“送培训下乡”文化顺风车,提升草根文化品牌内涵,培育优秀草根人才,他成了培训班里最积极的学生。不仅会演,他还会编排创作,10年来,他每年都围绕时事自编自演一两个小品。



  名气不小的吴增维早就是武义当地的本土明星,不过,紧跟潮流、与时俱进的他去年冬天又开始跟着一群年轻人玩网络方言短剧。令他没想到的是,不过一年,收获的粉丝观看量超过了过去的10年,更新了120余期视频,平均播放量每期2.5万,妥妥地超过300万人次观看。更没想到的是,他这个本地大咖级的“前浪”差点被“后浪”们追上,剧团里的几名   年轻人也迅速成长,走在路上都有人喊着艺名要签名呢。


  吴增维加入武义砖瓦公社方言短剧团队


  在吴增维跟着县文化馆上培训班时,砖瓦公社的导演陈健全刚从北京某出版社回到武义。陈健全是新闻学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可是一回到老家就发现自己“失业”了,“当年的武义,文化行业的工作选择特别少”。于是,他在永康一家企业做广告策划作为过渡。

  当时的吴增维也感到,文艺对于大多数农村老百姓来说,还是可望不可即的,电视里的歌舞小品人人爱看,但要说让谁上台演一个,个个都怯场了。他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站在风口抓住了机会,也才有了如今的成绩。

  这一年,陈健全的选择是与朋友拍微电影。虽然很不专业,头一年拍的片子,一部拼拼凑凑、一部不了了之,但也是本地最早试水的微电影创作团队。10年后,还是原班人马,陈健全与几个兄弟一起创办了砖瓦公社。

  “拍头几集的时候,还是玩票的心态,内容都是搞笑方言段子。没想到,去年的县青少年方言大赛上,有孩子把我们的段子搬上舞台模仿,一下子感觉到了这不只是玩玩的事,而是一件可以好好做、有意义的事。”陈健全说,如今的孩子,会方言的越来越少,而且知晓本土谚语、民间故事的也很少,他们就想到了用方言短剧的形式来讲本土乡间故事。

  “这些方言剧看似很土,要拍却并不容易,首先要了解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传统、习俗,才能把传统故事讲好,才能拍出本地老百姓喜欢看的片子。”从一开始拍搞笑段子,一个视频只要两三个小时,到打破一个民间故事,需要几天甚至更久,陈健全觉得很值得。

  这种付出的回报,体现在噌噌上涨的数字上,也在演员们上街的“回头率”上。比如,他们根据谚语故事中的人物、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塑造了几个特色鲜明的角色,有外表憨厚、实际鬼精灵的;有看似彪悍、实则怯弱的,几个月下来,这些人物成了深入人心的本土明星。39岁的“苞衣”就是成长最快的年轻演员之一,如今走在路上,时常会遇到小粉丝。


  除了传播方言、讲民间故事,砖瓦公社还成了宣传政策、法规、新闻的最新阵地。疫情期间,他们的一则方言短剧就派上了大用场,获得了8万多的点击量。


  “我们的故事、砖瓦公社的故事,就是乡土文艺发展最好的缩影。”吴增维说,一个10年过去了,他参与、见证了民间演艺从无到有的过程,他也相信下一个10年,自己还能赶上“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景。

  浦江阿姨给3000多名农村姐妹当老师

  49岁的浦江黄宅人周红花是浦江当地有名的文艺带头人,她带领排练的很多节目,都是当地文艺展演的打头阵节目。前不久,火爆网络的浦江上山农耕文化时装秀节目,就是由她创作的。

  在浦江农村妇女群体里,周红花早已名声在外——13年来,她在浦江每个乡镇街道)都有学生,总共带出了3000多名农村妇女舞蹈学员。

  很难想象,周红花早年并未接受过专业的舞蹈训练。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校园生活中,学校体育委员的她就已展露文艺天赋。“我出生在军人世家,篮球、跑步、唱歌样样拿手。”深受家庭熏陶的周红花对于充满时代色彩的红歌、舞蹈很是擅长。


  毕业以后,周红花和当年的很多农村女孩一样,进入工厂工作。白天绣花、制衣,工作之余则约上厂里的小姐妹,一起到广场跳个把小时的舞蹈。“带着音箱,大冬天也能跳出汗来。”

  “我好像是天生为舞蹈而生的,从来没学过,但听到音乐就会忍不住跟着节奏动起来。”周红花说,或许正是因为自己从未系统学习过,也是土里土气地摸索,她创排的舞蹈特别适合没有舞蹈基础的农村姐妹跳。“艺术不就是这样,要上得了大雅之堂,也要接得上地气。”


  结婚之后,周红花夫妇去了杭州创业,每到晚上她都在公园带着姐妹们,教她们跳舞。

  2013年回到浦江,她成立了新时代舞韵中心的文艺培训班。从那以来,她开始奔走在乡村,带着农村姐妹一起跳舞。

  如今,周红花已经成为中华健身协会副会长、全国排舞广场舞浙江省推广中心委员会委员,还考出了全国排舞广场舞一级裁判员、教练员的相关证书,是国家级健身手拍鼓高级教师。从“泥腿子”到专业老师,从自己跳到带队比赛,从编排节目到策划比赛、当导演和评委,她一直活跃在乡村文艺舞台上。

  在周红花看来,民间文艺生于民间、兴于民间,劳动人民是民间文艺的创造者,生活是民间文艺最广阔的舞台。如今,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人们对于文化生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对有趣的文化活动参与热情也愈加强烈。艺术创作源于生活,美好回忆、幸福故事都是创作源泉。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在今年厦门站“我想上春晚”全国优秀节目海选大赛和2020中国乐坛唱响春晚海选赛上,周红花带领大鼓队成员拿下了两个金奖。

  兰溪大叔把家乡谱成曲

  和范建新聊天,他时常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范建新的自我要求很高,一句没唱好,他都要重来一遍。前不久,他的新歌《阿香姑娘》在QQ音乐、酷狗音乐、全民K歌等平台发行。截至目前,范建新创作发行了5首歌曲。

  45岁的范建新是兰溪市游埠镇范院坞村人,在村里经营一家小店。20岁出头时,偏爱老歌、红歌。家里有一个录音机,范建新买磁带,每天放。“那时候也爱听‘四大天王’、郑智化唱的歌。”范建新说,当时磁带不多,一盒磁带有很多歌手的歌,反反复复地听,挺有味。

  35岁那年,有一天起床时,范建新突然感觉一只耳朵听不见,嗓子也哑了。看医生也没看好,过了一个多月自愈了。“开口唱了几句,感觉自己从来没唱得这么好听过,开心哦。”范建新笑笑说,从那以后,他重新唱起了歌。兜兜转转,范建新回到老家,无论从事什么行业,音乐再未离开过他的生活。微信刚出来的时候,范建新在漂流瓶唱歌,唱一个片段发出去,10个漂流瓶至少有7个回复。那些人加他微信,成为他的粉丝。

  2015年,范建新转战“全民K歌”App,粉丝很快增加到6万多,范建新有了自己写歌的想法。他觉得能走红的歌,歌词和旋律一般都好记好唱。“歌名也挺重要的,歌词里至少有两三句是有记忆点的。”范建新的灵感都来自生活,记录身边人身边事。同学聚会,感慨时光匆匆,他写了一首《一晃我们都老了》;和母亲生活,深感母爱伟大,他写了一首《妈妈的手最温柔》;在生养自己的家乡,体会家乡美,他写了一首《阿香姑娘》。

  范建新艺术照

  《阿香姑娘》的灵感来源于李春波的《小芳》,范建新介绍:“阿香是真实存在的人物。当年村里来了知青,和阿香姑娘相爱,但阿香姑娘家里不同意,两人分开了。母亲跟我说,阿香是当时村里最美的姑娘。”范建新希望这首歌从侧面宣传一下自己的家乡。

  写歌,范建新通常是突然有想法,拿纸笔记下来,手机录音哼几句,口琴吹一下。有时把曲谱写下来,要借助口琴、古筝来写谱。最近,范建新学习在电脑上制作歌曲。“以往伴奏都是让人帮忙做,钱少做不好,钱多我又给不起,还不如自学。”

  范建新如今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腾讯音乐的独立音乐人。此前,他在村里办过两届赛歌会,吸引了很多人。除了周边村民,还有来自兰溪城区、婺城洋埠等地的歌唱爱好者,他们有的是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有的是四五十岁的妇女,还有20来岁的学生,其中还有能歌善舞的畲族村民。范建新说,办赛歌会,一方面是自己喜欢唱,另一方面就是想以歌会友,宣传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