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籍学者俞孔坚问鼎景观设计“诺贝尔奖”

2020-10-09 17:04:53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王健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王健

金华籍学者问鼎景观设计“诺贝尔奖”

 这段时间,正是科学界最高荣誉诺贝尔奖公布的时节。10月8日晚8时,景观设计领域的诺贝尔奖——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颁布,2020年获得者颁奖典礼在线上正式举办,评审会主席詹姆斯·海特宣布:中国景观设计师俞孔坚成为2020年唯一的获奖者。

  评审团指出:“俞孔坚先生无疑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景观设计师之一。他高调的设计作品以及他的演讲和教育活动的知名度对专业人士和学生以及更广泛的公众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机会改变人们对这一职业的看法。”

  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是怎样的奖项?该奖由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颁发,是国际景观学与风景园林界授予景观设计师的最高荣誉,被称为是该领域的诺贝尔奖。此奖设立于2004年,最初每4年颁发一次,2010年后改为每年一次,每次在世界范围内评出一位在世的景观设计师,表彰他的成就和贡献,及其对社会、环境福祉和对景观设计专业的发展所产生的独特而持久的影响。今年唯一的获奖者,便是金华籍的景观设计大师、北京大学教授——俞孔坚。

  10月8日晚,北大多名师生齐聚英杰交流中心月光厅,北大校长郝平受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委托,为俞孔坚颁奖。郝平在致辞中对俞孔坚及其团队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所作出的积极贡献给予了充分肯定。他提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更加促使人们反省人与自然的关系,思考实现人与自然全面和谐的途径,景观设计学将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他说,北京大学将发挥学科体系完备的优势,推动景观设计学科不断提升水平,为改善人居和生态环境、为构建更加和谐美丽的世界作出新贡献。

  颁奖大会介绍了俞孔坚20多年来的学术生涯,特别强调了他一直在与日益恶化的城市生态和环境作斗争,说“他的生态安全格局研究和生态基础设施、反规划和海绵城市理论被中国政府采纳为全国生态保护和恢复运动的框架。他将景观建筑定义为生存艺术,他从童年的农耕经验和古老的水和废物管理的智慧中汲取灵感,设计和测试了一系列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俞孔坚出版了25本书,发表了300多篇论文,是《景观设计学》杂志的创办人和主编。他在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的创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是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的创建者和首席设计师。他于2012年当选为美国景观建筑师学会院士,并于2016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国际荣誉院士,于2017年获得罗马萨皮恩扎大学景观与环境荣誉博士学位,并于2019年获得挪威生命科学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简短的颁奖之后,身穿深灰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的俞孔坚走上主席台,发表了半个多小时的全英文主题演讲。借助113张图文并茂的PPT,他分享了自己的“治愈地球之旅”。

 金华燕尾洲公园是代表作之一

颁奖大会还介绍了俞孔坚的代表作,家乡金华的燕尾洲公园是其中之一,其他著名的项目还有上海后滩公园、秦皇岛红飘带公园、中山造船厂公园、沈阳建筑大学水稻园区、天津桥园公园、迁安三里河绿道公园、衢州鹿鸣公园等。这些作品都曾获得世界景观设计大奖,金华燕尾洲公园获得世界景观设计奖是在2015年。如今,被金华人亲切地称作“彩虹桥”的江上栈道成为人们休闲散步的好去处,也成了外地人到金华、客居外地的金华回故乡时必去的景点。

俞孔坚在演讲中多次讲了自己的童年,以及从家乡获得的灵感和思考。他的演讲是《我的治愈地球之旅》,回顾了自己的学术生涯,充满了诗情画意。

“我想谈一谈我的童年,这促使我开始思考我的工作,并产生了极为源远流长的影响。我出生于中国东南部浙江省一个美丽的村庄。名为东俞村,一个位于金华白沙溪和乌江交汇处的乡村家庭。夏天我在小溪里畅游玩耍,季风季节到来之际,我抓了一条大鱼。当我小的时候,我负责照料过一只水牛,它总是沿着水道和稻田之间慢慢悠悠地吃草。村子里有7个池塘,村前则有一片神圣的森林和两棵大樟树,我在这棵树下听说了许多关于我祖先的传奇故事,神秘而又惊心动魄。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孕育了我们生产生活的粮仓……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每一滴水都是珍宝,无可替代。”

“但是人不胜天,为了生存下去,我们必须合理地设计和管理我们的农田,遵循自然循环规律,避免浪费并懂得适应,创造出所拥有的价值。我们不仅敬仰威严的地神、水神和传说中运筹水土、功绩过人的禹,也崇尚于那些适应自然和开荒辟地,播撒智慧的祖先。我很可能会子承父业。在此之前,父亲曾经教导过我如何耕种土地,如何用好每一滴水,使它们尽到该有的义务。父亲也指导我如何成为一个善于耕作的劳动者……”

俞孔坚于1980年通过了全国大学入学考试,“成为我们农村中学300多名学生中唯一的幸运儿”。俞孔坚被北京林业大学录取,成为当年全国学习园艺专业的30名学员之一。这个专业曾被取消了10年,但他幸运地遇到了全国最好的园艺教授导师:园林项目的创始人——汪菊渊,硕士论文导师——陈友明、孙筱祥和陈俊宇教授。事实上,孙筱祥教授正是2014年杰弗里·杰里科爵士奖的获得者,是获得该奖的中国第一人。他是一位集专业造园师、研究家、教授、画家、花卉园艺家、生态学家、建筑师、城市设计师与大地规划师于一身的大师,是花港观鱼、杭州植物园、仙湖植物园、北京植物园、华南植物园、美国爱达荷州植物园中国园、西双版纳植物园、海南金牛岭公园、厦门植物园等杰出园林作品的缔造者。

没想到的是,6年之后,俞孔坚也问鼎了这个景观设计最高奖。

家乡给予源源不断的动力


俞孔坚说,金华家乡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动力。大学毕业后他留校任教,那时,城市化改造刚刚开始,城市里开始建造美丽的花园,乡村却被推平,香樟树被砍掉了,小溪被采石场占领,小溪里的小鱼也消失了……这让他非常痛苦,他反复地问自己:中国的乡村去哪里了?

为了找到答案,他萌生了出国学习更多东西的想法。1992年,俞孔坚被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录取,3年后获得博士学位,是中国在哈佛景观设计专业获得博士的第一人。在哈佛,他与一些大师们思想碰撞,一起工作,让传说中的土神、水神、大禹等人物与西方一些最优秀的思想巧妙融为一体。在学习的过程中,景观与城市生态、以人为本的城市主义、景观感知与革命人类学、乡土景观与现象学等概念触发了他新的想法。他思考者:在保护与发展面前,如何保持平衡地做规划?在土地和空间有限的情况下,生态保护与发展如何平衡与发展?可持续性与美是什么关系?生态与艺术如何才能达到统一?

博士毕业后,他被美国SWA集团录用,研究蓬勃发展的亚洲市场。他发现城市化是一个全国性的挑战,山河被毁,山丘被推平,湖泊和湿地被污染的问题普遍存在,“这与我所学到的‘好城市和好风景’完全相反。”于是,1997年,俞孔坚回国创办了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想要恢复被摧毁的“桃花源”,提出了“逆向规划”的概念。他要做的,不是花园,而是改善中国的生态和生存,甚至是地球的生态和生存。

于是,他和团队的同事们推出了一个新的杂志——《景观设计学》。请来了优秀的思想家进行讲座,举办了15届全国园林大会,呼吁立即采取行动以遏制破坏行为,提出了“逆向规划”的概念,强调保护现有的自然功能。为了影响高层决策者,他经常给他们写信、聊天和演讲,为市政决策者和部长们做了300多场讲座。让他欣慰的是,这些举措的实施推进了国家安全格局规划和生态红线整治的进程。此后,国务院先后出台了4条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国家规定。

这也让他意识到,错误的决定往往是因为拥有错误的审美观。

他以“大脚革命”治愈地球

2009年,俞孔坚开始提倡“大脚革命”,提倡在景观设计和规划上重新拥抱自然美。提出了景观安全模式的概念,认为重点是保护关键的景观格局,以确保自然过程能够持续下去。在设计和工程上,以古代智慧为灵感创造基于自然的工程模型。受古代农业智慧的启发,开发了可复制的模块,以经济高效的方式大规模解决气候变化和问题。

他的作品明显地体现了一种“农民路线”,景观中充满了灌溉与施肥、框架与通道、种植与收获、回收与保存这些元素,秦皇岛红丝带公园、沈阳建筑大学校园、中山船厂公园、上海后滩公园、金华燕尾洲公园等一些列作品一次次地惊艳了世界。

“我发现自己经常想起在东俞村深深扎下的根,我想到了大禹,他有改变世界、与自然共存的美好愿景,我想到那些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生活环境的农民,我想像一个国王一样去思考,但要像农民一样亲身躬行……”

俞孔坚说,人类与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世界之间的关系,复杂而充满挑战,全球大流行病的肆虐就是一个警示,这正是值得人们清醒地反思人类与赖以生存的自然世界之间关系的时候。作为景观设计师,他始终要思考的问题是:为了保护自然,我们如何尊重自然。


 新闻链接——

  俞孔坚,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哈佛大学景观设计与城市规划兼职教授,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会士。

  他于1995年获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1997年回国主持创办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和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主要从事城市与区域规划、城市和景观设计、生态规划方面的理论研究与实践;促成了景观设计师成为国家正式认定的职业,推动了景观设计学科在中国的确立并走向世界。俞孔坚是被国际学术界公认的、推动当代世界景观设计学科和职业发展的重要领袖人物,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自然的力量”。

  他提出通过建立生态基础设施综合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并付诸实践,主持完成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的城市生态示范工程,包括对生态防洪、水生态净化、雨洪生态管理、工业废弃地生态修复,海岸带和绿道设计、生产性景观和绿色建筑等课题,设计了一系列可复制的模式,并在国内外200多个城市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