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青春,永恒感动——追记浦江县公安局辅警石丁丁

2020-07-27 17:10:06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杨林聪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26日消息  记者 杨林聪




7月15日下午5点半,张宝仙给儿子石丁丁打了一个电话。


  8个月前的寒冬,石丁丁在金狮湖救上了一对落水情侣。湖水冰冷,石丁丁事后曾向家人提过一句“自己差点没能上来”。从此,这个尽责的儿子让张宝仙更加牵肠挂肚。


  电话那头,石丁丁告诉母亲,自己头有点晕。张宝仙叮嘱他,赶紧去医院看看,要么挂个盐水。


  “没事的,我睡一下就好。”挂了电话,石丁丁在寝室里躺下。


  母子连心,这个电话竟成了永别——约半个小时后,正在值班备勤的浦江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分局巡特警大队三中队班组长石丁丁突发脑溢血,经过30多个小时的抢救,最终没能醒来。



  



冲在前的老丁


过去的一周里,每次出警赶到现场,吴黎军还是会习惯性地问一句:“咦,老丁怎么还没到?”


队友们一片沉默,他猛然意识到:老丁已经离开了。

石丁丁其实只有34周岁,2013年9月开始当辅警加入公安队伍。在巡特警大队,不管年纪大小,队员们都喊他“老丁”——不喊石组长,不喊名字,而是家人般亲切的“老丁”。


吴黎军是三中队中队长,与石丁丁同属一个班组。8个月前的2019年11月22日,接近凌晨两点,金狮湖彩虹桥有两人落水,吴黎军和石丁丁一起出警。到达现场后,石丁丁二话不说第一个跳下去救人。


石丁丁毫不犹豫下水救人


“当时救生圈不够,只有警车上配备的一个救生圈,老丁在湖里体力不支,很危险。但是他每次都这样,不管遇到多危险,总是冲在第一位,有警情经常是第一个赶到现场。”吴黎军说。

在巡特警大队,队员们已经习惯了石丁丁总是“第一个赶到”的身影,7年来不胜枚举:


2017年7月12日清晨,群众报警反映,一名女子因感情问题产生了轻生念头,站在湖中央,水快淹到了头部。石丁丁和队友赶到现场,分两组做她工作,趁其不备一把将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女子拉回安全区域;


2018年10月17日,一名女子服毒自杀。接警后石丁丁赶到现场,女子已无法站立,石丁丁担心等救护车还需一些时间,就载着她直接快速就医,最终化险为夷;


2019年3月23日,浦江东溪因为连续降雨,上游河水突然上涨,一名10岁男童被困河中的石块上。石丁丁赶到现场,涉险踏入湍急的河水救下他。视频被传到网上,石丁丁成了浦江公安抖音号开通后的第一个“网红”……



浦江县巡特警大队163个人,实行24小时全天候巡逻机制,处置110警情和各类突发事件,工作辛苦,辅警流动性大。大队长黄海清说,2009年至今,大队只留下了十来张“老面孔”,石丁丁就是其中之一。


有新辅警加入,队里就交给石丁丁带。辅警黄军斌今年4月加入巡特警,是石丁丁带的最后一个徒弟。一瓶装在矿泉水瓶里的感冒冲剂,黄军斌这辈子都忘不了。


“来警队一个月左右,有次夜班在街上巡逻,天还下着大雨。我突然感冒了,头晕想吐,当时已经半夜,药店早关门了。老丁叫我坐着等,他满大街帮我找药。最后在一个夜宵摊,用开水把感冒冲剂泡好,然后装在矿泉水瓶里给我带了回来。”


金狮湖救人后,黄海清对石丁丁进行奖励,并申报认定见义勇为。那次,他还故意在会上进行了批评提醒,“既要救人,也要确保安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向家里人交代?”



难完成的全家福


石丁丁的姐姐石清清是幼儿园老师。去年,她曾提议:家里从没拍过全家福,哪天一定拍一张装裱起来。


去年国庆长假,石清清本想趁着假期团聚拍一张,结果石丁丁因为执勤没能回家。今年春节,石清清又等着弟弟回家过年,结果石丁丁吃完年夜饭后又赶回了巡警队备勤。随后,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拍照之事又得作罢——没想到,这张全家福再也拍不成了。


不是没有劝过石丁丁。石清清说,这么忙,收入又不高,要不换一份工作吧,轻松的活又不是很难找。石丁丁告诉她,自己就是喜欢待在公安,能帮助到别人,感觉很有意义。


去年在东溪救人后,巡警队给石丁丁发了奖励,他开心地带父母到城里吃了顿烧烤,这是这几年里全家唯一一次到城里下馆子。


一次,石丁丁在家里提及金狮湖救人的事情,家人听后默不作声,心疼不已。石丁丁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当时没想那么多,“救下两人,就算牺牲我一个,还赚了一个”。


石丁丁的家在浦江县岩头镇夏泉村,大门口还贴着“党建统领基层治理”的标识牌,党员石丁丁是网格长。


“经常因为工作回不了家。每次村里有活动,他来不了就叫我去‘代班’,叮嘱我说,既然是党员,党员的义务千万不能落下。”父亲石有环说。


丁丁这个名字,是在浦江县志办工作的大伯石有才帮忙取的,取名时父母交代,希望取个简简单单的名字,大伯一想,那就叫丁丁吧,也祝贺家里添丁。


性格憨厚,待人热情,恪尽职守,石丁丁信奉着简简单单的人生信条。在辅警这项重复枯燥的岗位上,用心地做了7年。


石丁丁的家并不富裕,前两年,家里将房子简单装修,楼梯上贴了地砖,因为缺钱,连扶手都还没装上。父母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丁丁早点结婚成家。


张宝仙身体不好,儿子宣告抢救无效后,她趴在遗体上撕心裂肺,四五个人都没能把她扶起。


儿子离开后,张宝仙连续多日整晚失眠,望着空荡荡的家门口,坐着发呆:就是在这门口,儿子每次回家,都会陪着她做来料加工手工活;家里的生活用品,自己吃的药,每次都是儿子买回家放下;难得周末回家,儿子少有在家过夜,吃完晚饭又要匆匆赶回单位,她总是依依不舍地送儿子到门口。


有好几次,张宝仙恍惚中感觉,这场意外就是噩梦一场,丁丁还在,下一秒他会突然出现在门口,喊一声“妈,我回来了……”


担忧母亲睹物思人,身体吃不消,弟弟离开后,石清清把他生前的衣物、用品都清理了,但她悄悄留下了一套衣服,那是一套崭新的辅警冬训服。


辅警服,是弟弟生前最喜欢穿的,只不过,石清清再也看不到弟弟穿上它的帅气样子。




最后一件好事


7月17日早上6点23分,石丁丁遗体告别仪式在浦江县殡仪馆举行,亲属和队友赶来和他作最后的告别。


追悼会上,泪如雨下。金华市公安局三等治安荣誉奖章、2019年勇救落水群众的行为被确认为见义勇为、今年被省公安厅巡特警总队评为2月份辅警之星……石丁丁生前的一幕幕身影,又在大家眼前闪现。


辅警王建龙泣不从声,他手持白菊,绕遗体一周,全程别过头,想看又不忍看老丁最后一眼,昨天还朝夕相处的队友,今日已阴阳永隔。


事发当天下午,和石丁丁同寝室的王建龙第一个发现不对劲:大约6点多,他发现正在睡觉的老丁身体在抖,一开始以为他在做梦,过一会发现还在抖,也叫不醒,王建龙赶紧打了急救电话。


石丁丁是王建龙的师傅,两人无话不说,在王建龙看来,老丁“抠”得很:每次买水,他都买四块钱那种大瓶的,更划算;用的手机,是充话费活动送的;从没看他买衣服裤子,最贵的一次买鞋,王建龙硬拽他去逛街,花了100多元,感觉老丁心疼了好几天。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有次我们巡防,他买了一瓶矿泉水,中途喝了一半忘记带回来了,他一定要回去找了几圈,结果还是找不到,悻悻而回。”


在王建龙眼里“很抠”的石丁丁,在队友沈涛看来,却是“大方”得很。


“有几次接到警情,当事人喝多了倒在路上,石丁丁一到现场,先掏钱给他买两瓶水;有一次市民反映宠物狗找不到了,我们去帮忙寻找,石丁丁还买了香肠,连带着给流浪狗一起喂了。”


自家种的梨子成熟了,石丁丁首先带给队友们。有一次,有队员开玩笑说“怎么我没得吃”。过两天,石丁丁就拿了一大袋放在他桌上。


事发的那天下午,石丁丁照例到单位门口的老街馄饨店点了一碗馄饨、两个麦饼,就是这顿最后的晚饭,其中一个麦饼,他又顺手给了一名还没吃饭的队员。

签署遗体捐赠协议


悲痛中,石丁丁的亲属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捐献遗体。


一开始,怕母亲接受不了,在征得父亲等人的同意后,石清清把捐献意见最后一个告诉张宝仙。张宝仙沉默许久,只说了两个字:“好的。”


在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石丁丁在浦江县人民医院完成了肝脏、双肾脏、心脏、两眼角膜等遗体器官捐献手术。这一次,他最后一回用“生命”救人,把爱永远留在了人间。

医生护士向遗体告别


石丁丁所捐献的器官已挽救4名患者的生命,并让两名孩子重见光明。

这一次,石丁丁又拿了一次“第一”,他是金华全市公安机关无偿捐献器官第一人。
斯人已逝,潇湘无声。追悼会上,张宝仙告诉大家,儿子生前就喜欢帮助别人,“让我们替丁丁再做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