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牛倌:整天与奶牛为伴,虽然脏兮兮的,却感到很快乐

2020-11-18 15:20:10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季俊磊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16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文/摄

  兰溪市游埠镇九龙村有家奶牛场,1993年出生的郑广盛是这家奶牛场的负责人。郑广盛是婺城区白龙桥镇郑岗山村人,2017年他接过父母手中原本打算关闭的奶牛场,不断扩大、升级,如今奶牛场存栏量已达400多头,年产值800万元,蒙牛公司与他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这样的工作,他已经重复了3年,虽然身上臭烘烘,他却乐在其中。在他看来,只要耐得住寂寞,便一定会迎来精彩人生。

 

从学习到实践,掌握全套技能

  “从我读小学开始,父母就在养奶牛,开始一两头到后来发展十几头,最多时有40多头。”他说,看到父母喂牛、挤奶时的场景,心中满是心疼。从小耳濡目染之下,郑广盛对奶牛养殖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

  高三那年,郑广盛通过提前招生考入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农学院畜牧兽医专业。“选专业的时候我没有一点纠结,因为我想通过学习专业知识接过父母手中的养殖业。”大学三年,郑广盛从学校学到了很多专业知识,让他对未来充满期待。

  大学毕业后,郑广盛没有急着回家从事奶牛养殖,而是选择到杭州一家大型牧场当兽医。“学校学习偏重理论,我想通过更多实践来积累经验,让自己的技能更为纯熟。”郑广盛说,在牧场当兽医很辛苦,有时候半夜都会有动物“挂急诊”,他总会抢着去。

  “最难的就是给难产的奶牛接产,一不小心牛宝宝就会丧命。”在他刚上班不到两个月的时候,牧场有头奶牛因胎儿过大,导致无法正常分娩,郑广盛为它持续助产了5个多小时,但始终未成功。那次的经历对他打击很大,但也让他坚定了掌握过硬技能的决心。

  在牧场工作一年后,郑广盛回到金华,又去了一家畜牧业相关公司从事疫苗生产工作。“畜牧业最怕的就是动物生病,特别是一些传染病。”虽然奶牛养殖场可聘请专业人士前来打针、看病,但自己掌握相关技能会更主动。郑广盛笑着说:“技能在手,心里不慌。”

 

接手奶牛养殖,扩大养殖规模

  2017年,为响应上级的“三改一拆”号召,郑广盛的父亲拆除了在老家的奶牛养殖场,打算将存栏的40多头奶牛卖掉,结束奶牛养殖生涯。“我不舍得,我想找允许养殖奶牛的地方自己做。”郑广盛说这话时,父母曾一度犹豫,但最终犟不过他。

  通过多番寻找,郑广盛找到了如今的奶牛养殖场地,面积约30亩。“这里原本是一个养羊场,养殖户因为效益不佳准备歇业,我就马上租了下来,租金一年十几万元。”郑广盛将家中的40多头奶牛转移过来,又扩大了养殖规模。

  “扩大养殖规模其实是很危险的事,很有可能血本无归。”郑广盛很感谢父母,拿出家中几乎所有的积蓄来支持他的奶牛养殖事业。他当时要买的奶牛要求很明确,必须是带胎6个月左右,这样便能迅速扩大养殖规模。

  郑广盛托“牛友”从东北购置了120多头奶牛,价值近200万元。“因为都是带胎奶牛,它们生小牛的那段时间,我基本上都待在牛棚里,不敢有丝毫放松,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对郑广盛而言,任何一头小牛未能成活,都是一大笔损失。他拿出了在学校以及牧场学到的接产、助产知识,自己当起了奶牛的接生师。他说,这一过程持续了两个多月,所幸所有母牛和小牛都安然无恙。

 

  如今,郑广盛的奶牛养殖场存栏量达400多头,已经能够实现自我繁殖。去年7月,蒙牛公司主动找上门来,希望与郑广盛建立长期合作。

  改善饲养模式,助力乡村振兴

  “奶牛在哪里,哪里就是家。”郑广盛告诉记者,喂牛、挤奶、铲屎、配种,与奶牛养殖相关的所有工作,他基本上都亲力亲为,身穿一套沾满泥土和牛粪的衣服成了标配。他说,看到同龄人光鲜亮丽的样子他从不羡慕,因为他已找到了自己所要追求的方向。

  随着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大,饲料短缺成为一大难题。郑广盛除了正常购置草料外,他还当地村民协商,按照种养结合的模式,走出了一条生态畜牧、循环发展道路。同时,养牛场的牛粪经过发酵,作为农作物的底肥,既改善养殖环境,又降低了种植成本

  记者看到,郑广盛的奶牛养殖场不仅可以容纳千余头奶牛,还配备了现代化牛棚、自动挤奶机等此外,他还经常参与市农科院、浙江大学等单位举办的培训班,不断学习先进的养殖技术和管理经验。他说,只有通过不断学习和升级才能让奶牛养殖场越办越好。

  “明年,我打算将奶牛养殖场改建为观光牧场,同时盘活当地闲置资源,打造农牧游相结合的产业模式,为乡村发展带来活力,助力乡村振兴。”郑广盛说,他还要开办鲜奶加工厂,增加鲜奶附加值,带动更多人富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