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龚辉昌:17年搀母散步战病魔

2020-09-16 16:54:26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朱翔

  金华新闻客户端9月16日消息  记者 朱翔 文/摄

  “辉昌,又陪老妈出去走路了?”昨天下午3时许,看到57岁的龚辉昌搀着92岁的母亲陈章兰出了门,义乌稠江街道杨村五区的居民们纷纷热情地上前打招呼。这已是一天里,他第三次搀着母亲外出散步了。17年前,陈章兰检查发现患上滑膜炎后卧床,为防止肌肉萎缩瘫痪,陪母亲出门散步成为儿子龚辉昌的“每日必修课”。


  连续17年搀扶母亲散步


  龚辉昌出身于义乌一个农村家庭,父亲年轻时是一名打石匠,母亲常年在家操持家务,他年轻时靠打零工为生。“后来我家在村里开了一家代销店,日子渐渐好了起来,但父亲没享多少福就因病去世了。”龚辉昌说。2002年,他的父亲去世后,母亲的身体情况也每况愈下。“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坐着做手工活的原因,她一双膝盖都浮肿得厉害。”

  为治好陈章兰的病,龚辉昌没少寻医。“那时候跑了很多诊所,也试了不少民间偏方,但效果不是很理想。”龚辉昌说,随着病情的发展,陈章兰还出现了低烧的症状。2003年底,他带母亲到浙二医院检查确诊为滑膜炎,医生建议立即手术治疗。“当时临近春节,母亲也已75岁高龄,我们怕她做手术身体吃不消,就没有接受医生的建议。”龚辉昌说。

  为防止陈章兰长期卧床出现肌肉萎缩,龚辉昌想到了按摩理疗的方案。当时,义乌江东街道龚大塘村有一家理疗机构,每天为老人提供40分钟的免费按摩服务。每天,还不等天亮,龚辉昌就蹬着三轮车带着陈章兰前往;有时候怕排队等待的时间太长,他凌晨两点多就提前赶去“排号”,然后再回到村里接母亲。风里来雨里去,龚辉昌坚持了三四年。

  “生命在于运动。”龚辉昌说,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却明白这个道理。除了坚持按摩理疗,他每天最主要的工作是搀着母亲外出散步。“一般是清晨、午饭前和下午各一次,夏天改成早晚各一次。”17年来,在杨村五区附近的杨村路、经发大道、戚继光路、新科路,甚至更远的西江路和江滨公园内,不少市民都能看到母子俩蹒跚前行的身影。


  与母亲“蜗居”以便照顾


  昨天下午2时许,龚辉昌给午睡醒来的母亲擦了一把脸后,拿起拐杖搀着她走向离家不远的稠江公园。陈章兰的步幅很小,龚辉昌牢牢搀着她的右臂,每走出一小段路就轻声询问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这一次,母子俩一共走了1.3公里。对于普通成年人来说,这段路只需15分钟左右,但他们却走走停停用了整整40分钟。

  “除了春节时去亲友家拜年和母亲生病住院,我们几乎没有停止过外出走路。遇到下雨就撑着伞,甚至母亲因为一些小毛病住院,我都会带着她在医院走廊过道里走。”龚辉昌说。大约10年前,陈章兰双膝浮肿的情况逐渐好转,这些年到医院检查时发现除了一些小毛病,身体情况总体还不错,这些都是散步带来的“奇迹”。

  2014年,随着杨村五区旧村改造完毕,龚辉昌一家搬进了三间六层的新房,他将顶楼两层留作自用,剩下的用于出租。龚辉昌家宽敞明亮,十多年过去装修仍不过时。不过,房间主卧的床上却只有龚辉昌妻子的枕头,他一直与陈章兰“蜗居”在二楼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租房里。“母亲腿脚不方便,为方便照顾她,我就陪她住得低一些。”龚辉昌说。每次吃饭,也都是妻子做好给他们端下来。

  “只有老人在,这个家才算完整。”龚辉昌说。有邻居曾劝龚辉昌,如今日子好了可以清闲点,请一个保姆来照顾老人,但他不放心,总觉得别人不会像自己照顾得那么上心和细致。龚辉昌的孝义行为深深感染着后代和周围的人——嫁到佛堂的女儿每次回娘家,总会为奶奶带来几件新衣服和爱吃的糕点;邻居们在教育后辈时,近在身边的龚辉昌就是他们最好的学习榜样。